• <i id='1yt4h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1yt4h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1yt4h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1yt4h'><div id='1yt4h'><ins id='1yt4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1yt4h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1yt4h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1yt4h'><em id='1yt4h'></em><td id='1yt4h'><div id='1yt4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yt4h'><big id='1yt4h'><big id='1yt4h'></big><legend id='1yt4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1yt4h'><strong id='1yt4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tr id='1yt4h'><strong id='1yt4h'></strong><small id='1yt4h'></small><button id='1yt4h'></button><li id='1yt4h'><noscript id='1yt4h'><big id='1yt4h'></big><dt id='1yt4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yt4h'><table id='1yt4h'><blockquote id='1yt4h'><tbody id='1yt4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yt4h'></u><kbd id='1yt4h'><kbd id='1yt4h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走進影視丨北野武演藝經歷揭秘 雖然辛苦還是會選擇滾燙的人生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今天是聖誕節,說到關於聖誕的電影,通常會想到《真愛至上》,而我想推薦另一部——《戰場上的快樂聖誕》。這是一部30多年前的電影,如今看來卻是一部囊括瞭時代大師的作品。影片的導演是日本新浪潮代表人物大島渚,電影配樂是是日本頂級音樂大師坂本龍一,並且坂本龍一還首次出演瞭電影角色。同時,它還是另一位跨界大師的電影處女秀,正是因為這部作品,他才開始接觸電影,最終一步步成長為整個20世紀獲獎最多的東方導演,他就是——北野武。

            北野武出生於1947年,他的一生幾乎是日本戰後發展歷程的縮影。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北野武都算不上一個好人,他離經叛道,甚至在道德上存在污點,他的一生太復雜太放肆,也太真實。

            與父母的鬥爭

            北野武的媽媽佐紀,在丈夫被日本海軍抓瞭壯丁後,又跟一個身上遍佈刺青的油漆工結婚,生瞭兩個孩子後,再次懷孕卻沒錢墮胎,於是剩下瞭第三個兒子,這個兒子不姓油漆工的姓,而是隨佐紀前夫的姓,取名“北野武”。幼時的北野武傢窮困潦倒,一傢七口擠在一個逼仄的房間裡,孩子們常常餓到胃痛。

            在北野武的記憶裡,父母總是在吵架,油漆工跟黑道有著說不清的關系,平時不茍言笑,醉酒後就對妻子拳打腳踢,每次看到喝醉的父親跌到鼻青臉腫、醜態百出,北野武就發自內心地開心。而他的媽媽讀過書,曾在有錢人傢做幫傭,堅持要做一個體面人,即使生活窘迫,也要帶北野武買參考書,給他報當地僅有的英語補習班。

            其實小時候的北野武喜歡畫畫,沉迷於破舊畫冊,但隻要看到他用撿來的鉛筆素描,母親就立刻打罵阻止他。母親為北野武規劃的人生道路,是成為工程師、去本田汽車工作。但從中學後,北野武就開始和當地的小混混鬼混,他學會瞭偷東西,一次次用偷來的錢飽餐一頓。他曾說,年輕時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在壽司店裡盡情吃東西。

            21歲時,北野武瞄準瞭母親藏起來的60萬日元,那是全傢省吃儉用給姐姐攢下來的嫁妝。北野武偷瞭錢,四處大吃大喝揮霍瞭一個月,母親急得報警,四處搜查後發現盜賊居然是自己的兒子。母親當時氣得拿起菜刀,說要殺瞭北野武,自己再自殺。一向疼愛北野武的祖母攔住母親,卻不料高聲喊道:“讓我來殺”。

            後來,北野武考上瞭明治大學工學部,主修機械,母親的願望眼看就要實現瞭,然而進入大學後,北野武經常逃課,在爵士酒吧打工時認識瞭一些搞藝術的年輕人。1969年東京爆發大規模的學生運動,北野武也湊熱鬧參與瞭遊行。大四讀到一半,學生運動愈演愈烈,學校基本都處於停課狀態,北野武決定退學,去淺草當喜劇演員。母親得知後大發雷霆,發誓要跟他斷絕關系,此後的五年,母子二人再沒任何聯絡。但當時的北野武卻為擺脫傢庭束縛而興奮不已。

            (北野武和媽媽)

            當喜劇演員的道路並不順利,後來北野武又輾轉當瞭漫才,直到1976年在NHK全國漫才大賽中拿到冠軍,事業才正式起步。他開始主持喜劇電視節目,最多的時候一年能賺27億日元。在功成名就後,他決定和母親和好,包瞭30萬的大紅包給母親,專門請她去壽司店吃飯。但沒想到,母親隻是冷嘲熱諷地對他說:“不過三十萬,就一副瞭不起的樣子”。母子不歡而散,北野武發誓再也不回傢瞭。但在那之後,母親總是定期打電話來問他要錢。北野武得意極瞭,覺得自己在金錢上藐視瞭母親的刻薄,是一場重大勝利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在母親95歲離世前,北野武最後一次回傢探望母親,姐姐給瞭他一個舊佈袋,他打開才發現,是一張存款將近1000萬日元的存折,戶名是北野武。原來20多年來母親問他要的錢一分沒花,全都為他存瞭下來,因為母親擔心北野武揮霍無度,萬一哪天不紅瞭,會無處安身。在母親的葬禮上,北野武泣不成聲,他一生都在跟母親較勁,本以為已經有瞭勝算,卻被一張存折打瞭個滿盤皆輸。

            北野武說,在整個童年時期父親跟他說話的次數不超過三次,父子兩人始終形同陌路,但在父親去世後整理遺物時,發現一堆歪歪扭扭寫滿他名字的紙條。已經年過50的北野武,終於理解瞭父親,在他拍攝的《菊次郎的夏天》中,他借片中小男孩之口,對菊次郎說瞭句“謝謝你,先生”,實際上,北野武的生父就叫菊次郎。

            後來,北野武又寫瞭一部小說《菊次郎和早紀》,在2003年被改編成電視劇,其中記錄瞭自己的成長經歷,在故事裡,原本喝醉酒就耍酒瘋的菊次郎,為瞭做個稱職的父親開始努力工作,北野一傢最終得以團聚。

            終身惡棍

            北野武從來都不是正面的形象,他總是在挑戰大眾的接受程度。大學退學後,他想去淺草當喜劇演員,開始在一傢叫“法蘭西座”的脫衣服劇場做電梯開門員,做這份工作的目的就是為瞭遇到法蘭西座的老板,著名喜劇演員深見千三郎。在終於見到深見並提出拜師後,深見得知他大學中退,大罵他“怎麼這麼沒志氣”。然而經過一個多月的軟磨硬泡,深見千三郎終於同意收他為徒。四個月後,北野武獲得劇場主持人的職務,但師傅評價他:樣子陰陰沉沉,肯定不適合演喜劇。

            這段學藝的日子過得窮困潦倒,到瞭1973年,26歲的北野武聽說當漫才比喜劇演員容易,也更容易掙錢,於是他毅然離開師父,跟一個叫兼子二郎的人搭檔說起漫才。師父認為這是背叛行為,說他們“能走紅才怪”。

            當漫才的道路也並不順利,經過瞭三次跳槽後,北野武找到瞭一種粗魯的表演方式,他一本正經地講黃段子,對著臺下大喊:“那邊的老太婆,別裝死,給我好好聽著”。這樣令人震驚的表演卻意外地引起觀眾的大笑,從此他的人氣反而越來越高。他善於辛辣的諷刺,有爆炸的創作欲,終於在1976年獲得漫才大賽的冠軍。當漫才時北野武的藝名叫ビートたけし,因此日本觀眾提到北野武還是習慣於叫他ビート。

            他在作品集裡寫道:“我想要的,是驚世駭俗”。

            有錢之後,北野武開始四處炫富,有個著名的段子,他買瞭一輛保時捷後,雇一名司機在前面開保時捷,自己打出租車坐在後面欣賞,還得意地對出租司機說:“看到前面那輛瞭嗎?是我的車”。司機莫名地問:“是你的車,你自己幹嘛不開呢?”北野武回答:“你傻啊,我自己開,不就看不見保時捷瞭嗎”。

            他的私生活也混亂不堪,直到現在都是“渣男”的絕對代表。他一生情人不斷,因為常常鬧出桃色緋聞,母親直到年過七旬還經常打電話向兒媳道歉。北野武有一套荒謬的理論,他說“如果隻有一個情人,就會形成一種三角關系,兩個就是四角,情人越多,關系越接近於圓,彼此間的摩擦就會減少”。

            1986年,39歲的北野武和一個21歲的女學生交往。《Friday》雜志的記者在試圖采訪女學生的過程中發生沖突,致使女學生受傷。北野武得知後怒吼:“我他媽殺瞭你們這群混蛋!老子不怕坐牢!”。惡棍北野武組織瞭一群自己的粉絲,帶著11個精壯小夥組成的“北野軍團”闖進雜志社打砸,導致雜志社12人受傷。這在顧忌身份形象的演藝圈簡直駭人聽聞,最終北野武本人和這11名青年都被判瞭六個月監禁。這就是北野武生涯中著名的“Friday 事件”。

           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這次事件後,NHK的一次民調顯示,北野武是日本最受歡迎的電視主持人,熱度甚至超過該事件前。實際上,在整個90年代,北野武主持的喜劇節目都是日本收視率最高的節目,他的電視界的聲名達到頂峰。

            1994年夏天,北野武在凌晨3點騎摩托車赴一個私人約會,為瞭甩掉跟蹤的狗仔,又因為喝瞭酒,北野武一路狂飆,撞上瞭路邊的防護欄,造成面部多處骨折,臉上被植入大量鈦合金,當時的手術醫生對他說:“北野先生,你的臉看上去像個芝麻餅”。這場轟動日本的事故,讓北野武變成瞭如今的面癱臉,但在住院56天後,他又出現在電視上,而面對媒體采訪,他的媽媽則說:“北野武啊,要是撞死就好瞭”。

            在《北野武的小酒館》裡,他寫道:在拔除從右臉橫穿左臉的器械時,我能感覺到金屬棒在鼻子底下一點一點地挪出去,同時還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,那聲音就像金屬棒把我的腦汁也一並帶瞭出來。我說瞭句:“我現在完全理解瞭關東煮的心情。”醫生怒斥道:“別說蠢話!” 這個肆意妄為的老惡棍,把自己的一生都過成瞭段子。

            去年,72歲的北野武終於拿到離婚協議,將名下200億日元財產全部交於前妻,和比他小18歲的情人開始瞭新生活。這場離婚又一次在日本社會引起軒然大波,而北野武則說:“從結果來看算是0:100,像是北野武完敗。但我總算是痛快啦。”

            殿堂級導演

            無論私生活多麼荒誕不羈,我們都無法否認,北野武是日本乃至亞洲的殿堂級導演,在西方,整個20世紀獲獎最多的導演是斯皮爾伯格,在東方則是北野武。北野武說,他一生有三個父親,一個是油漆工菊次郎,一個是喜劇表演師父深見千三郎,一個是帶他進入電影界的大島渚。

            36歲時,北野武在本文開頭的《戰場上的快樂聖誕》中演瞭個配角,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接觸電影,這部片提名瞭第36屆戛納電影節,北野武還憑借它獲得第38屆每日映畫獎最佳男配角獎。他當時還是一個喜劇演員,但大島渚卻對他說:“你不應該隻會讓人發笑,你身上藏著一個鐵石心腸的男人,你可以是一個完美罪犯”。在那之後北野武不斷在電影中扮演殺手或黑幫大佬,他的氣質簡直渾然天成。

            (左起:坂本龍一、大島渚、北野武)

            有一次北野武去英國倫敦參加影展,英國電影協會會長去機場接他,路上豪華轎車壞瞭,會長一直拼命道歉。當時北野武一頭霧水,多年後會長才向他道出真相:“我當時以為你是日本的黑幫頭子,怕你會殺瞭我”。

            1989年,43歲的北野武完成瞭導演處女作《兇暴的男人》,一出手就囊括當年前日本電影獎的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男主角及新秀獎,他過人的創作天賦也開始展現無遺。之後陸續拍瞭《那年夏天寧靜的海》、《壞孩子的天空》等影片,奠定瞭極具個人特色的影像風格。1997年,他自導自演的《花火》問世,這部電影有一定的自傳性質,表現瞭北野武對自身及生命的審視,該片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及蒙特裡爾影展最佳導演獎,也成為日本電影第二次高潮的代表作。北野武成為繼1951黑澤明的《羅生門》,1958稻垣浩的《無法阿松的一生》後,相距39年後第三個獲得金獅殊榮的日本人。

            2003年,北野武又把日本歷史上著名的盲俠第N次搬上瞭銀幕,推出電影《座頭市》,對日本傳統文化的細膩描寫、嚴肅黑暗劇情中閃動的北野武式幽默,又讓這部電影提名第60屆威尼斯電影節。2005年和2007年,北野武相繼推出旨在剖析自己創作心態的導演作品《雙面北野武》和《導演萬歲》。

            北野武的電影能在國際上拿大獎,但大多數票房都不好,他的黑幫題材電影常被詬病教壞小孩,但北野武反擊說:“日本社會那麼多雞湯,也沒見教育好日本民眾”。1998年,88歲的日本電影泰鬥黑澤明在彌留之際寫瞭一封長信給北野武,他在信中寫道:“北野,你幹的很不錯,如果沒有你日本電影的未來將會一片混沌。我走之後,日本電影的未來就拜托你瞭”。

            斜杠人生

            除去導演身份,北野武的跨界成就也是令人驚嘆的,他是最受歡迎的電視主持人、享譽全國的漫才演員、出色的編劇、剪輯、雜文作傢、畫傢,還是日本藝術類頂級學府——東京藝術大學的教授。

            在遭遇車禍後的康復期裡,北野武重拾畫畫的興趣,每天睡前幾小時內必須畫一幅素描或油畫,2010年,他在巴黎卡地亞藝術中心舉辦瞭畫展。出過多本雜文集、詩集,在2017年,又純粹出於賭氣,寫瞭一本純愛小說《模擬》,三周賣瞭10萬本。同為漫才的後輩又吉直樹寫出小說《火花》得瞭2015年的芥川獎,北野武說:“這可把我氣壞瞭。當時我就想,那樣的東西我也能寫出來,我一定要讓人驚訝原來北野武也能寫出這樣的東西”。

            這個爭強好勝的倔老頭,一輩子都在跟人賭氣、鬥爭,一輩子都在爭一個輸贏。他公開表示討厭宮崎駿的電影,認為那種美好是違背生活真實的。他寫書痛罵日本的政治階級腐爛透頂,還嘲諷贊助威尼斯電影節的美第奇傢族:全世界還有那麼多挨餓的人,可我們還在悠哉地拍電影”。然而他這份耿直卻深得日本國民的信任,在2011年福島核電站泄露事件之後,日本做瞭一次“最值得信任的人”的民調,獲得最高票數的正是北野武。這似乎正應瞭他那句話“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棄,反而一直努力的話,到最後反倒會變成受人喜愛的人”。

            2018年,北野武拍瞭一則鼓勵日本年輕人的勵志廣告,在廣告中,70高齡的他不斷表演跌倒、失敗,最後對著鏡頭說:“人生隻有一次,不可以讓自己後悔”。即將播出的第79屆紅白歌會宣佈,北野武將首次以歌手身份登上紅白歌會,演唱自己作詞、作曲,蘊含時代回憶和個人經歷的歌曲《淺草小子》。這位跨越昭和、平成、令和的全能藝人,又將在“斜杠老年”的履歷上多一個標簽。

            他齷齪、錯誤、瘋狂、愚昧,他有最糟的一面,也有最好的一面,他身為日本人,卻與日本文化推崇的克制、自省格格不入。但他又真實、熱忱、酣暢、熾烈,活出瞭精彩又驚世駭俗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“雖然辛苦,我還是會選擇滾燙的人生”。

            北野武